正略咨詢     正略銘誠     正略投資    正略信誠     正略博學

【原創獨家】中國社會轉機:婚姻大變革

日期:2016年3月29日 17:24

【導語】隨著經濟發展,社會變遷,中國的家庭結構逐漸趨于扁平化,等級感逐漸弱化。2012年8月19日第32期正略讀書會曾邀請美國耶魯大學金融經濟學終身教授陳志武深入剖析當前中國家庭、中國婚姻所面臨的危機,并對因個人興起、個人自由度提升而對社會機構、人際關系產生的影響進行探討。

 

關于現在中國經濟、中國社會的危機和轉機,我在很多文章和微博的評論里談到過??傮w上,一方面經過三十幾年的發展,中國社會發生了很多變化,如今處于一個非常關鍵的轉折點。

這個轉折點主要表現在,原來中國的經濟發展依賴外部環境和內部環境,特別是城鎮化發展和民營經濟的發展帶來的跳躍式增長的機會,到今天很難說還存在,當然多少有一些。

但是WTO 紅利、改革開放紅利、人口紅利、城鎮化紅利,在未來十年、二十年不太可能重復過去的方式再支持中國十幾年。其中也包括,不管我們是站在哪一邊,南海爭端,還是釣魚島爭端,中國接下來這些年,整個國際的環境跟過去三十年是不一樣的。

在我講金融和市場是如何解放個人之前,不妨跟大家談一些我的看法。

2001 年4 月份的時候,美國的偵察機在南海出事了,從那次南海撞機事件一直到2001 年“9·11”之間,五個月的時間里,像我們這些生活在美國的人會明顯感覺到,整個美國跟中國之間的關系,比如經濟和商業,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當時特別有意思的是,我注意到那些中國人和美國人結婚的家庭,那幾個月都是經歷了很大的挑戰,一般都是丈夫是美國人,妻子是中國人,兩個人完全是對立的立場。美國的丈夫覺得中國怎么可以這樣,中國的妻子覺得美國怎么會是這樣。我周圍有好多這樣的夫妻,幾乎沒有任何一對例外,都是出現了很大的挑戰,那一年中美聯姻的家庭離婚的頻率比以往要高不少。

后來“9·11”給中國幫了很大的忙,因為“9·11”把美國整個政界、商界和社會的關注點,從中美之間的過度經濟依賴、過度商業依賴轉移到伊拉克,轉移到阿富汗和反恐的問題。這時小布什對中國的政策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開始邀請中國一起來反恐。

這樣一來的話,從2001 年9 月一直到2010 年,差不多9 年的時間里,給中國提供了一個非常有利的國際環境,讓中國又可以把后來加入WTO帶來的紅利發展到登峰造極的程度。
 

但是從2010 年開始,美國結束了在阿富汗、伊拉克的戰爭,這樣一來,關注點又重新回到了亞太地區。所以在這個時候的國際環境,尤其中國,我個人覺得有很多決策是非常有問題的。

其中一個問題就是中國的國防、外交政策。主要是由兩撥人來決定的:一撥就是軍方,有一些少數的將軍,上將也好,中將也好,在一些會議上隨便講幾句話,讓整個中國的外交決策層就變得很被動,有的時候想一想,以后一旦有發言機會,多說幾句,也可以改變中國未來政策的進程;

另外一撥是中國外交體系的人,原來都是學國際政治、外交關系出身的。這兩撥都是最后剩下的最左的幾個陣營之一,可能還要加上中宣部、新聞出版署等這些,也是比較保守的。

所以我最近幾年一直利用不同的場合去呼吁,應該要讓更多的經濟官員也加入到中國外交政策制定的團隊里面,因為今天中國的海外利益跟30 年以前完全不是一回事。30 年以前中國的海外利益都是政治利益,但是今天中國的海外利益主要是經濟利益。這個時候經濟官員在外交決策的過程中沒有太多的發言權,這與中國今天國際利益的結構,兩者是非常不匹配的。

還有一方面也是讓我覺得接下來中國經濟發展面對的國際環境,跟過去相比是非常不一樣的?,F在每天不管是中央電視臺,還是《參考消息》,更不用說《環球時報》,第一版要么是釣魚島,要么是南海海權領土問題。

我是從小在中國長大的,所以我也不希望中國的領土被任何人占領,但是這里面有些東西也許也要考慮,如果今天中國不管在南海哪個地方發生戰爭的話,我覺得中國經濟倒退十年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大家想一想,現在中國在整個亞太地區,除了和巴基斯坦、北朝鮮是一個陣營以外,所有其他國家都是另一邊的。

所以如果中國在南海發生戰爭的話,我們所依賴的那些商船,不管是運油進來的,運糧食進來的,還是運中國的制造品出去的,都會面對一些挑戰,這對于中國社會的就業、收入和社會穩定的沖擊大家可以自己去想象。所以我覺得未來這些年發展的局面,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講,都是非常大的挑戰。
 

我跟大家今天談這個話題,一個原因是在金融邏輯的書里面,至少相當一部分篇幅是跟今天講的這個話題有關的;另外更重要的是,我們這些人,特別是搞經濟的、搞企業的,平時沒那么多時間去觀察、去思考我們所生活的中國社會的社會結構,我們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發生了變化,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時即使你不去想,可能也會覺得有很多地方讓你覺得不安,不能夠適應,或者一些變化讓你覺得這個社會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希望今天從金融尤其是從市場的角度,給大家從幾個不同的方面做一些激發。

我不一定會給大家很多結論,但是我希望我們可以從這些不同的角度來理解今天的中國社會正在發生的一些變化和以后中國社會可能發生的一些變化。不管是政府還是社會,都不一定直接主張中國社會未來的發展方向是越來越朝著美國式的社會在邁進,但是根據我收集的不同數據和做的分析框架的研究,大致上人類社會總的進程是跟美國過去幾百年所經歷的是差不多的。

具體我想從下面這個角度來談市場發展、金融發展對個人、對中國社會帶來的影響,重點是從婚姻和家庭來作為一個切入點。
 

我們以前總會說經濟發展是為了社會福利的最大化,是讓我們每一個人在物質生活上沒有挑戰。溫飽問題解決了,吃住行解決了,但是如果我們去想一想的話,除此之外,還有什么東西最影響每一個人一輩子的幸福。

我個人覺得婚姻和家庭是最核心的。簡單地說,跟誰結婚決定了你未來至少幾年內,你每天從早到晚到底是跟誰一起睡覺、一起生孩子、一起吃飯,甚至還一起工作,所以對于我們每一個人真實的個人幸福影響最大的,最有決定性的是婚姻和家庭。
 

這個時候我繼續想,婚姻和家庭到底是怎么回事。對于這個問題,我一直覺得《天仙配》里面的《夫妻雙雙把家還》的歌詞,比較精確的把中國人心目中、愿景中對于婚姻和家庭的理解,做了一個非常經典的總結。女方唱“你耕田來我織布”,男的唱“我挑水來你澆園”;稍微想一想的話,這是非常功利的一個愿望,盡管事實上是這樣,你耕田來我織布,我挑水來你澆園。

我們都知道男人和女人各自的特長不太一樣,女人可以干細的活,男人可以干粗的活。這樣一來,通過這種粗細,各自競爭優勢的組合,使得兩個人通過結婚成了家以后,產出可以達到最高。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婚姻家庭的第一個功能是生產單位的功能,就像我們組織一個工廠、一個公司,把很多不同人的優勢組合起來,使得整個公司能夠創造的價值達到最高。
 

家的第二個功能,如果我們再接著往下唱的話,“寒窯雖破,能抵風雨”,這從字面上來理解的話,也是我們現在都想要買房子,有了一個叫自己的家,那個窩盡管是很破的,但是至少可以抵風雨,不怕天寒地凍帶來的影響,有了家就可以有這個溫暖。

但是這句話更重要的是背后的含義,就是家作為一個風險交易體系,作為一個內部金融市場的經濟功能;還包括自己心理上受到沖擊的時候,通過回到家里面的溫馨,帶來的互相幫助、互相調和、互相安慰等等,這種慰藉也是風險互助的一種功能,只是這種風險不一定是經濟風險。

但是總的來講,“寒窯雖破,能抵風雨”更多地是講到家族、家庭作為一個金融交易體系,在出現困難的時候,彼此能夠提供幫助。所謂的生老病殘,特別是像

我今年50 歲,年齡越大越想到以后怎么辦,這個時候就想到,有一個老婆/ 丈夫還是蠻管用的。我們有的時候想一想,為什么從現代人來看,結婚的前提最好是有愛情。從二十幾歲年輕身強力壯的時候,到三十幾歲、四十幾歲,通過幾十年的恩恩愛愛培養的基礎,使得五六十歲、七八十歲以后,兩個人彼此的幫助更牢靠了。

我們都知道,你要是跟一個人沒有任何情感的基礎,在他生病了,拉屎拉尿都需要人去幫助的時候,做這種事是很難的,哪怕是雇一個人來做,也不一定完全靠付錢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

正因為后面的養老,或自己發生意外,生病了,變成殘疾以后,需要的照顧是那么艱難,所以有家,有婚姻,把兩個人捆綁在一起,再加上幾十年的感情投入,以后方方面面互相幫助,就不再會出現心理上的障礙了。

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寒窯雖破,能抵風雨”是非常真實的,非常具體的,每個人都需要一個窩,一個幫我們達到安身立命的溫馨效果的地方,按照我們搞金融的人來說就是一個風險交易市場,一種風險交易安排。
 

再接著往下唱是“夫妻恩愛苦也甜”,這是講到婚姻與家的第三個功能,就是情感功能。不管是在中國、美國,還是在非洲,哪怕其他的傳統社會,婚姻和家庭都是具有最核心的三個功能:第一個是生產單位的功能,第二個是風險交易功能,第三個是情感功能。

我下面舉例的數據和故事,還有歷史的回顧,要說明的中心意思是:所謂人類社會的現代化,從相當程度上來說,當然是受益于市場化的發展和貨幣化的發展,但是最終我們生活的方式、生活的環境產生的影響主要體現在婚姻和家庭里面,情感、愛情的比重是越來越高,利益交換包括生產單位的經濟功能,在婚姻和家庭里面起到的作用及占的分量應該是越來越輕。

我講這個話,在座的很多朋友馬上會想,真的是這樣嗎?中國社會有那么多男的就看那個女孩的父親是不是有官的背景,或者是億萬富翁的背景,然后通過娶一個有錢家庭的女兒這種方式來讓自己有更多的財富。我之所以先以男士作為例子,因為我知道大家首先會想到的是,現在更多的是女的看男的有沒有錢,然后決定是不是要嫁。

表面上看是這樣,但是從另一個方面,如果按照我剛才講的這個邏輯去思考的話,實際上在相當程度上,離婚率的上升間接地反映了中國社會婚姻和家庭里面,情感在夫妻關系中間的重要性在不斷上升。
 

尤其是傳統的社會,原來當婚姻和家庭完全是經濟利益、風險交易安排的時候,你根本就不可能去想到離婚。想到離婚你就開始想到,當初兩個人結婚就是為了利益,為了這些風險交易的需要,現在不要跟我說兩個人沒感情了,合不來,當初就不是以這個為基礎的。

現在發現隨著人們收入的上升,方方面面的金融產品對我們養老、生老病殘的需要做了更好的安排以后,我們發現靠沒有愛情、只是為了經濟生活保障的婚姻而把兩個人捆綁在一起,這個必要性就變得越來越小。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一段時期之內離婚率的上升,我認為是市場發展、收入提升、人們對情感的追求更強烈所必然帶來的結果。

我們可能會說,這樣是不是意味著以后的人隨便就會結婚、離婚,這也是有可能的。但是換句話說,今天在中國,我們看到結婚之前同居好多年,這也是另外一種社會的調整和反應,當然在美國早就已經是這樣了。

通過跟一些將要離婚和已經離婚的人交流,說沒有感情是主要的離婚原因,既然是這樣的話,我結婚之前就首先應該更多地看一下,我跟我的男朋友/ 女朋友,是不是真的有那種感情;如果沒有的話,我們也不用上婚姻這個船,以后要是沒感情再離婚,何必呢。
 

回到剛才講到的,家作為生產單位,這個意義上的家實際上在中國今天已經被解體了。原來我們說的夫妻雙雙把家還,你耕田來我織布,給大家講幾個故事。

一個是文革的時候,計劃經濟期間,一對年輕的夫妻推著自行車,那還是一種很浪漫的境界;旁邊是在農村,妻子在后面趕著鴨子,丈夫在前面帶隊,給鴨子引路。我們從局外人來看,這也是蠻浪漫的一種境界。你們有沒有想過,原來中國社會處于農業社會的時候,那時的中國夫妻每年花在一起的時間是非常多的,從早到晚,睡覺也在一起,吃飯也在一起,工作也在一起。

我們可能會覺得這多累啊,兩個人多多少少還是要有點距離,這樣一天24 小時,要23 個小時都在一起,看著都會很煩,那會是很糟糕的。所以我就想,也許可以做一個研究去看看,從18 世紀到19 世紀,然后到20 世紀,特別是過去50 年,計算一下平均一對中國夫妻一年有多少個小時是在一起的。

可能18 世紀、19 世紀或者更早的中國很難找到這個數據,但是大致上基本的一個假說肯定是成立的,就是在過去30 年,或者是整個20 世紀,中國夫妻平均每年花在一起的時間在過去幾十年內快速地下降。

什么意思呢?大家基本上都是早上6、7 點鐘就離開家,跟你的妻子/ 丈夫說再見,中午也不會回家吃飯,晚上可能有應酬,到了11 點鐘才回家,所以一天在一起的時間最多就是七八個小時。這樣一來的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方面的變化對離婚率的上升肯定也是有很大的影響,因為畢竟到外面見到其他異性的機會多了,而夫妻之間花在一起的時間也是少了很多。

感情這個東西不是說我們兩個已經結了婚是夫妻了,我就應該愛你,你就應該愛我。我們自己經歷過的都知道,愛這個東西是逼不出來的,是安排不出來的,喜歡一個人就真的是喜歡,不喜歡的想辦法去喜歡也很難。

對夫妻沒愛的話,是不是必然會離婚?也未必,就是因為我們剛才講到了生產單位的功能和風險交易的功能,也會讓很多人覺得,還是將就一下吧,反正就這么回事,有幾對夫妻真正有愛情,大家沒愛情照樣可以生活,就得了。
 

當然還有一些因素發生了一些變化,到底是哪一些東西,哪一些變化,造成了中國夫妻、中國家庭在過去幾十年,特別是最近的二三十年,發生了那么大的變化,受到那么大的沖擊。

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城鎮化、工業化,讓很多人從農村進入城市,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變化,把很多人從夫妻雙雙把家還的境界逼到城市里面,選擇早八晚五的職業和工作方式,所以說工業化、城鎮化的發展是第一個推動力。
 

第二個推動力,是很多的餐飲業、零售業公司化的變遷,也帶來了很大的變化。在原來,夫妻即使不種田了,可以開雜貨店,可以開餐館,也可以保證原來夫妻雙雙把家還的那種境界。但是很遺憾的是,現在的味多美、麥當勞、把那么多的夫妻餐館也都逼得倒閉,擠出餐飲行業;像沃爾瑪、國美、蘇寧這些連鎖商業公司,把很多原來的夫妻雜貨店的機會空間也給擠掉了。

這樣一來的話,總體的效果是,整個中國社會就像美國社會早就已經發生了的一樣,每一個人都加入工薪大軍里,讓你做老板的機會沒有原來那么多。盡管我知道現在中國創業的人中,年輕人、中年人,甚至老年人也是很多的,但是比起原來在中國千千萬萬個鎮、鄉、縣城、地區市、省會城市,到處都有開餐館、開雜貨店的機會來說,今天是少了很多。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如果沒有資本市場和其他的投資市場的出現,更多的中國人就沒有機會成為中產階級。換句話說,原來的這種開雜貨店、開小打小鬧的餐飲公司,給千千萬萬個普通人提供了中等收入的機會,但是這些機會也都慢慢被公司化、規?;纳虡I發展擠掉了很多,所以這些都會對家庭和我們工作就業的方式產生很大的變化。
 

這就是為什么我覺得向前看,原來那種夫妻雙雙把家還,那種生產單位意義上的家和婚姻,對中國人來說已經越來越成為歷史了。這也給我們每個人對自己的感覺,對人際關系的感覺帶來了很多的挑戰。
 

2008 年金融危機出現以后,不管是在中國還是美國,很多人對資本主義的前景、對市場經濟的前景提出很多懷疑,覺得現在人類社會市場化過頭了,由此帶來的變化、影響更多的會是負面的,而不是正面的。

為了回答這方面的質疑,我在這里給大家講一下香港中文大學最近幾年做的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研究,范博宏教授對泰國從1991 年到2006 年16 年的時間里,150 家最大的,且都是上市的泰國家族企業老板子女的結婚對象進行研究。

大致上他們把那些家族企業子女的婚姻分成三種類型:第一種類型是政治聯姻,就是跟政府官員的子女結婚,然后把兩家通過婚姻捆綁在一起;第二種婚姻是商業聯姻,就是家族企業跟另外的家族企業子女聯姻,換句話說,在泰國有的時候不需要通過兩個公司正式兼并來達到整合資源,做到力量最大化的效果,兩家的子女結婚也行,也可以達到實質上的M&A 的效果;

第三類婚姻就是愛情婚姻。大致上在這16 年里面,33% 家族企業子女的婚姻是政治婚姻,跟官員拉關系;46.5% 是商業聯姻;只有20.5% 是愛情婚姻。

后來我問了一下范教授,他說那些愛情婚姻的主要原因是,那些家族企業的子女都到美國、加拿大或其他國家去留學,結果他們的女兒或兒子跟一些外國人戀愛上了,拆也拆不掉,沒辦法,就只好勉強犧牲一次讓家族企業商業利益最大化的機會。
 

后來他們進一步研究,當泰國的這些家族企業上市公司做信息披露的時候,如果說女兒嫁給了一個政府官員的兒子,或者嫁給了另外一個大家族企業的兒子的時候,平均來講,這個消息出來以后的5 天里面,股票價格大概要多漲5 個百分點左右。

如果公布的婚姻消息是他的子女是愛情婚姻,嫁給了一個外國人,不是另外一個家族企業的子女或者官員子女的話,那些公司的股票價格在未來幾天平均跌1% 左右。所以股市的反應是很正確的,都知道在泰國的游戲規則,聯姻是一個最主要的實現家族利益最大化的工具。
 

這個時候我就想,市場化為什么對于解放個人是意義非常大、非常重要、非常關鍵的,因為說到底,當整個泰國的市場制度,包括政府的權力制約程度都非常欠缺的時候,在泰國的公司之間,為了家族企業利益最大化,就不得不經常用自己子女的婚姻來達到這種經濟效果。

大家好像沒有看到過任何新聞說,在美國蓋茨把他的女兒非得要嫁給谷歌老總的兒子,好像沒有聽說過在美國哪個公司的CEO ﹑董事長或者是創始人為了達到他們公司的經濟利益的效果,而在他們子女婚姻上來打主意。

如果把美國跟中國大陸、跟泰國、跟香港做一個比較的話,我們會發現,市場化程度是不是很高,市場是不是很發達,最后也會影響到這些家庭企業子女嫁給誰、娶誰來做老婆這樣的決策。

作者介紹:陳志武,正略書院專家理事,正略讀書會第32期主講嘉賓。最具影響力的華人經濟學家之一。美國耶魯大學金融經濟學終身教授,普納思經濟管理研究院聯合學術主席,國際著名金融學家,美國價值引擎公司創辦人,華爾街Zebra對沖基金公司的首席投資經理。
 

所屬類別: 書院閱讀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總部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望京阜通東大街望京SOHO塔三B座8層

電話:010-59082888

廣州公司:廣州市天河區珠江新城珠江東路28號越秀金融大廈8層

電話:020-28855566

武漢公司: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武珞路717號兆富國際大廈2908

 

 

上海公司:上海市虹口區海倫路440號金融街海倫中心A座8樓

電話:021-56660833

成都公司:成都市高新區菁蓉國際廣場4號樓B座8樓

天津公司:天津市武清區京津電子商務產業園宏旺道2號

 

 

 

亚洲AV有码在线天堂